木鳖果网

中药木鳖子的研究进展

作者:林慧彬 安芸 路俊仙 林建强 林建群
【摘要】  木鳖子始载于宋《开宝本草》。文章就木鳖子的国内外研究现状进行了考察,主要涉及原植物研究、化学成分研究、炮制研究、药理作用等,并对其研究的热点进行了探讨。
【关键词】  木鳖子 鉴别 成分 炮制 药理
Abstract:The seed of Momordica cochinchinensis (Lour.) Spr. was first recorded in Kaibao Bencao in Song Dynasty. The article reviewed recent research in detail, which involved in variety, chemical constituents, the process of refining herbal medicine, pharmacological action and so on.
Key words:Momordica cochinchinensis (Lour.) Spr.; Identification; Composition; Process of refining herbal medicine; Pharmacology
中药木鳖子为葫芦科植物木鳖Momordica cochinchinensis (Lour.) Spr.的干燥成熟种子,始载于宋《开宝本草》,具有散结消肿、攻毒疗疮之功效,可用于 治疗 疮疡肿毒、乳痈、瘰疬、痔瘘、干癣、秃疮等症[1]。木鳖子在我国主要分布于广西、四川、广东、江西、湖南、湖北、云南、贵州等省[2],在南方大部分省 区有栽培。木鳖子是一味有毒中药材,目前国内外对它的研究报道不多,对其有效成分、有毒部位及其作用机理还不十分清楚,很有必要开展这方面的研究工作。本 文就木鳖子目前国内外的研究现状进行了考察。
  1 原植物及鉴别研究
木鳖子为多年生草质藤本,块根粗壮,叶片3~5掌状浅裂或深裂,果实宽椭圆形,较大,种子稍似鳖甲状,故有木鳖之称。木鳖子又称土木鳖,在商品名称上容易 与番木鳖混淆。《本草求真》有:“木鳖子有二种,一名土木鳖有壳,一名番木鳖无壳。”木鳖子种子呈扁平近圆形,中间稍隆起,边缘有两列相对的锯齿状突起, 全形似鳖。表面有凹陷的网纹。外壳破碎后,内有带灰绿色绒毛状薄膜的种仁[3]。番木鳖则为马钱科植物马钱Strychnos nux-vomica L.或云南马钱Strychnos pierriana A. W. Hill的成熟种子,种子呈圆形,常一面隆起,一面稍凹入,状如纽扣,密生茸毛,因似马之连钱,故又有马钱子之称。
木鳖子粉末特征主要有:石细胞形大,与星状细胞连接,形状不规则延长,界限不甚分明,壁波状弯曲,纹清晰,孔沟不明显[3]。
邹琦丽等[4]对木鳖子花粉进行了扫描电镜及光学显微镜观察,并比较了与罗汉果、苦瓜、河南赤爮等植物花粉形态的差异,具有鉴别意义。
  2 化学成分研究
木鳖子含多量木鳖子皂苷(momordin),被水解后生成齐墩果酸和糖。将木鳖子甲醇提取物及50%的甲醇提取物用丁醇水分配,水层用聚苯乙烯系树脂精 制并用逆相色谱法分离,结果得到2种皂苷Ⅰ、Ⅱ,在植物体内以羧酸盐的形式存在[5]。郭明全等[6]用电喷雾质谱方法测定了木鳖子皂苷的分子量, 并通过3种不同方式的多级串联质谱方法结合皂苷部分醇解产物和皂苷元的质谱, 进一步证实了 文献 报道的木鳖子皂苷的结构, 提出了该皂苷的电喷雾质谱机理。商慧娟等[7]将木鳖子皂苷进行酸水解,得到其次级苷,3-o-6'-o-甲基-β-D-葡萄糖醛酸丝石竹苷(3-o- 6'-o-methyl-β-D-glucuronopyranoside of gypsogenin),并用高效液相色谱法对其进行了含量测定,含量在0.15%左右。
阚连娣等[8]从木鳖子脂肪油中分离并鉴定了7个化合物,分别为栝楼仁二醇、异栝楼仁二醇、5-脱氢栝楼仁二醇、7-氧代二氢栝楼仁二醇、β-谷甾醇、豆甾-7-烯-3β醇、豆甾-7,22-二烯-3β醇等化合物。并证明葫芦科植物的种子具有一些相同的化学成分。
木鳖子种仁含脂肪油约41.2%,油中含有29.02%的α-桐酸(α-eleostearic acid)组分[9,10]。丁旭光等应用GC/MS 联用仪,从木鳖子脂肪油中共鉴定出14 种脂肪酸, 占脂肪酸总含量的89.32% , 其中不饱和脂肪酸7种,占脂肪酸总量的41.91%。木鳖子中不饱和脂肪酸以亚油酸(19. 85%)、(Z) - 13- 十八(碳) 烯酸(21.62%)、11- 二十(碳) 烯酸(2. 10%) 为主[11,12]。
木鳖子中还有海藻糖(mgcose)[13]、α-菠菜甾醇(α-spinasterol)[14]、木鳖子酸(momordic acid)[15]、齐墩果酸(oleanolic acid)、甾醇(sterol)[15]、木鳖糖蛋白[16,17]、氨基酸及蛋白质等。1987年,杨显荣从木鳖子根中分出1种具有引产活性的木鳖根 蛋白(momorcochin)[18]。1989年,Bolognesi andrea 等[19]从木鳖子中分离出了一种核糖体失活蛋白(momorcochins),分子量30 000,被认为是根中蛋白 momorcochin的异构体。1992年,郑硕等[20]从木鳖子中分离出一种单链核糖体失活蛋白,称为木鳖子素(cochinchinin),分子 量29 000。王秀琴等[21]将木鳖子脱脂粉用磷酸盐缓冲液提取,提取液用硫酸铵沉淀,将沉淀用水溶解后上阳离子交换树脂柱及凝胶柱,也纯化到单一组分的木鳖 子素。
  3 炮制研究
目前木鳖子的炮制方法主要是制霜法。亦有去壳取仁、炒制、砂烫制、煨制等方法 [22,23]。制霜的主要目的是除去大部分油脂,从而使毒性降低,缓和药性,也可防止油脂滑肠致泻的作用过猛而影响健康。 现代 研究认为,木鳖子有毒,生品多作外用,内服宜慎。制霜后毒性降低,可入丸、散内服[24]。
木鳖子手工去壳去种皮费时费工。据报道,有人采用将去净外壳的木鳖子放入沸水中加热2~3 min,捞出,用毛巾等物搓去种仁绿色表皮,然后洗净,轻炒干燥[25]。另据报道,采用CY-2型炒药机炒制木鳖子,提高生产效率10倍,可避免去不净 绿表皮而影响药物功效[26]。
  4 药理研究
木鳖子是一味散结消肿的中药,常用于治疗疮疡肿毒、乳痈、瘰疬、痔瘘、咳喘及多种皮肤病。现代研究发现,木鳖子具有以下作用。
4.1 对心血管的作用大鼠静脉注射木鳖子皂苷,血压下降,呼吸短暂兴奋,心搏加快。注射于狗股动脉,可暂时增加后肢血流量,其作用强度约为罂粟碱的1/8,对离体蛙心则呈抑制作用[27]。
4.2 对肠管的作用木鳖子皂苷对离体兔十二指肠呈抑制作用,而对豚鼠回肠则能加强乙酰胆碱的作用,拮抗罂粟碱的作用,高浓度时引起不可逆性收缩[27]。
4.3 抗炎作用大鼠口服或皮下注射木鳖子皂苷,能显著抑制角叉菜胶引起的足踝浮肿[27]。
4.4 抗病毒作用在单磷酸阿糖腺昔交联物及植物毒素蛋白抗乙型肝炎病毒的体外研究中表明木鳖子素5 ~40 mg/ml有轻度到明显抗病毒作用,对HBsAg或HBeAg的治疗指数分别达到2.6和5.9,有望研制成抗乙肝病毒的靶向药物[28]。
4.5 抗菌杀螨作用木鳖子水煎液对白色念珠菌具有一定的抑制作用,最低抑菌浓度为2.5 mg·ml-1,抑菌效价为50 mg·ml-1[29]。木鳖子0.1 g·ml-1的丙酮提取物对孢子萌发有抑制作用,抑制率在75%以上[30]。木鳖子汤剂及粉剂均可抑制葡萄球菌及化脓链球菌的生长,但无杀菌作用 [31]。木鳖子煎剂对嗜热链球菌及人蠕形螨也有一定作用[32~34]。
4.6 毒性木鳖子有毒。其水、醇浸液静脉或肌肉注射,动物均于数日内死亡。小鼠静脉注射木鳖子皂苷半数致死量为32.35 mg·ml-1、腹腔注射则为37.34 mg·ml-1[35]。有人认为木鳖子的毒性成分是木鳖子皂苷[36]。木鳖子水煎剂长期给药可以造成大鼠肝脏、肾脏损伤,血中ALT及BIL含量显著 升高,血糖下降[37,38]。
  5 小结
中药木鳖子为葫芦科植物木鳖Momordica cochinchinensis (Lour.)Spr. 的干燥成熟种子,从历代的文献记载来看,木鳖子的伪品主要是马钱子,即番木鳖。由于二者在名称、功效上有相似之处,都能消肿散结,定痛,皆可用于疮痈肿痛 等外科疾患。但它们是不同科、属的植物,药性也各异,临床应用时应注意鉴别。
关于木鳖子毒性的记载,历代本草认识有异。现代药理实验证实,木鳖子皂苷注射给药的半数致死量较小,容易中毒。但临床使用的是木鳖子饮片,《 中国 药典》2005年版记载的用量为0.9~1.2 g[1]。沈丕安[39]报道用木鳖子饮片水煎服治疗肿瘤和类风湿关节炎最大剂量为3~9 g,没有发现明显的毒副作用。治疗淋巴结肿大,一次可服10 g[40]。由于目前木鳖子毒性的成分及中毒机理不清楚,很有必要进行这方面的研究,确保临床用药安全有效。
现在木鳖子的炮制方法大多沿用制霜法,对于炮制工艺及炮制原理方面的研究依然很少。结合化学成分的研究,探讨木鳖子的炮制工艺及其减毒的机理是一项很重要的任务。
木鳖子具有解毒散结、消肿止痛的作用,可以 治疗 恶疮顽肿、瘰疬、无名肿毒、风湿痹痛、跌扑损伤等症,它在临床上常配合其它抗肿瘤药物,用于治疗多种肿瘤。目前,恶性肿瘤的发病率有不断增加的趋势,研究 安全有效的抗肿瘤药物迫在眉睫。对于木鳖子的研究将有助于抗癌新药的研究以及新用途的进一步开发。

【 参考  文献 】
[1] 国家药典委员会. 中国 药典,Ⅰ部 [S].北京:化学 工业 出版社,2005:44

[2] 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药政管理局.中药材手册[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90:267.

[3] 张贵君. 现代 实用中药鉴别技术[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0:119.

[4] 邹琦丽. 罗汉果、木鳖子、苦瓜、河南赤爮等四种植物花粉的观察[J]. 广西植物,1981,3:55.

[5] Iwamoto, M., Okabe, H., Yamauchi, T., et al.Studies on the constituents of Momordica cochinchinensis Spreng I. Isolation and characterization on the seed saponins, momordica saponins I and II[J].Chem. Pharm. Bull.,1985,33 (2):464.

[6] 郭明全,宋凤瑞,商慧娟,等.电喷雾多级串联质谱快速鉴定木鳖子皂苷[J]. 质谱学报,2002,23(3 ):135.

[7] 商慧娟,高其成,王玉光. 高效液相色谱法测定木鳖子中3-o-6'-o-甲基-β-D-葡萄糖醛酸丝石竹苷的含量[J]. 药物分析杂志,2002,22(2):125.

[8] 阚连娣,胡 全,巢志茂,等. 木鳖子脂肪油不皂化物质的化学成分研究[J]. 中国中药杂志,2006,31(17):1441.

[9] 黄民权. 木鳖子种仁油中特殊脂肪酸成分的研究[J]. 广西植物,1986,4:128.

[10] Hopkins Clarence Y., Chisholm Mary J., Ogrodnik J.A.. Identity and configuration conjugated fatty acids in certain seed oils[J].Lipids 1969,4(2):89.

[11] 丁旭光,张捷莉,郑 杰,等. 中药木鳖子中脂肪酸的气相色谱- 质谱联用分析[J].时珍国医国药,2005,16(3):202.

[12] Wang Wei, Niu Zhiduo, Wang Yongqi. Studies on Fatty Acid Composition in the Oil of Momordica cochinchinensis[J]. Chinese Traditional and Herbal Drugs, 2000,31(10):727.

[13] 中尾万三.木鼈子の一成分に就て[J].藥學雜誌 (日),1919,453:897.

[14] 久保田合彦,佐藤三知子,村上孝夫,等.木别子サ术二ンの药理作用について[J].藥學雜誌(日),1971,91(2):174.

[15] T. Murakami, H. Nagasawa, H. Itokawa, Y. Tachi, K. Tanaka, The structure of a new triterpene, momordic acids, obtained from momordica cochinchinensis sprenger[J]. Tetrahedron Letters, 1966,42(7):5137.

[16] Bolognesi Andrea, Barbieri Luigi, Carnicelli Domenica, Abbondanza Ada, Cenini Pietro, Falasca Anna Ida. Dinota Angelo, Stirpe Fiorenzo. Purification and properties of a new ribosome-inactivating protein with RNA N-glycosidase activity suitable for immunotoxin preparation from the seeds of Momordica cochinchinensis[J]. Biochim. Biophys. Acta , 1989,93(2-3):287.

[17] Stirpe Fiorenzo, Barbieri Luigi, Gromo Gianni. Ribisome inactivating proteins for use in immunotoxins[J].Eur, Pat. Apple. EP, 1990,3:390.

[18] Yeung, H.W. Isolation and characterization of an abortifacient protein, Momorcochin, from root tubers of Momordica cochinchinenses (Family Cucurbitacese) [J].Int. Peptide Protein Res., 1987,30:135.

[19] Bolognesi A, Barbieri L, Carnicelli D, et al. Purification and properties of a new ribosome-inactivating protein with RNA N-glycosidase activity suitable for immunotoxin preparation from the seeds of Momordica cochinchinensis[J].Biochim Biophys Acta, 1989,993(2-3):287.

[20] 郑 硕,李格娥,颜松民. 木鳖子素的纯化和性质研究[J]. 生物化学和生物物 理学 报,1992,24(3):311.

[21] 王秀琴,李 檀,白宗利. 木鳖子素的分离与纯化[J]. 辽宁中医杂志,2007,34(1):78.

[22] 王孝涛.历代中药炮制法汇典(古代部分)[M].南昌:江西 科学 技术出版社, 1986:237.

[23] 卫生部中医研究院中药研究所,卫生部药品生物制品检定所.中药炮制经验集成[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63:131.

[24] 王琦,王龙虎.现代中药炮制与质量控制技术[M].北京:化学工业出版社,2005:104.

[25] 贺喜格图. 蒙药木鳖子简易炮制方法[J]. 中药材,1993,16(7):44.

[26] 贺喜格图,包全喜. 用炒药机制木鳖子效果好[J]. 中国中药杂志,1994,19(11):666.

[27] 杨仓良.毒药本草[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1998:1037.

[28] 杨 生,黄继强,梁 勇,等. 单磷酸阿糖腺苷交联物及植物毒素蛋白抗乙型肝炎病毒的体外研究[J].解放军医学杂志,1995,20(3):196.

[29] 欧阳录明,黄晓敏,吴兴无,等. 中草药体外抗白色念珠菌的实验研究[J]. 中国中医药信息杂志,2000,7(3):26.

[30] 张应烙,尹彩萍,赖伟明,等. 10种中药提取物的离体抑菌活性测定[J]. 河南农业科学,2005,6:98.

[31] 张应烙,尹彩萍. 15种中药提取物对几种植物病源菌抑菌活性的初步研究[J].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学报( 自然 科学版),2005,1:78.

[32] 吴国娟,张中文,李焕荣,等. 中草药对奶牛乳房炎6种致病菌的抑菌效果观察[J]. 北京农学院学报,2003,3:33.

[33] 宋晓平,于三科,张为民,等. 杀螨植物药及其有效部位的离体筛选研试验[J].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02,30(6):69.

[34] 袁方曙,郭淑玲,于安珂,等. 杀人体蠕形螨中药筛选试验研究[J]. 中国病原生物学杂志,1993,3:15.

[35] 于智敏,王克林.常用有毒中药的毒性分析与配伍宜忌[M].北京: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05:202.

[36] 松田久司. 皂甙类功能的开发:齐墩果酸糖甙的胃粘膜保护作用(日). 国外医学·中医中药分册,1999,21(4):56.

[37] 向丽华,陈燕萍,张 智,等. 24味有毒中药长期毒性实验对大鼠脏器指数的影响[J]. 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2006,12(1):47.

[38] 张 智,闪增郁,向丽华,等. 24味有毒中药长期给药对大鼠血液生化学指标的影响[J]. 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2005,11(12):918.

[39] 沈丕安. 中药药理与临床运用[M].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6:888.

[40] 吴又忠. 壳木鳖治疗癌转移性淋巴结肿大38例[J]. 浙江中医杂志,1998,33(12):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