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鳖果网

古镇潮湿记忆:木鳖花开木鳖籺

  多年了,我又看到木鳖花开,湿热的夏风吹过,木鳖花有股鸭屎青臭的味道。花不一定都是香的,木鳖花就是属于不香的花朵。属于葫芦科的木鳖,藤叶攀缠在權木丛中,叶子绿得透凉,花瓣淡黄见白,橙黄带褐的花蕊,有着冷调的仪容和淡淡的忧郁,花儿兀自绚烂,兀自静美。
  木鳖花的岀现与我的记忆同步,相识相见是那样的自然,木鳖花开在六至八月,花期较长,我的时间记忆也是那样久远。我记不起自己是否喜欢过它,不过,它留给我的印象的确太深了。
    夏日,村舍屋后,沟垄的木鳖,枝叶婆娑苍翠,雨后的木鳖花真诚地贮藏起大阳付于的缕缕丝光,吸吃着山水赐给的点滴雨露,木鳖花对阳光与水的贪婪,不是为了润饰自己,而是为了酿造硕美的果实,为木鳖挂果作更彻底的奉献。当花瓣离开花朵,它的遗臭或是残香是没有人来嗅的,人们上心的却是女人奶头般凸起的果蕾。木鳖花花期长,挂果时间更长,秋天结果到果子熟透全过程,真是历尽秋雨冬霜,木鳖果就是熟透了不把它採摘,它仍可以飘挂到明年的盛夏。
   儿时的我,可以说是与木鳖共成长,虽然住在古镇老街,离乡下老家还有几堂路,隔三头五日总会往老家屋后的山沟里钻,看看木鳖新枝分生,藤蔓缠绕,花开花 萎。瞧瞧果实如少女的乳房一天天浑圆长大,快成熟的木鳖果已生卜带刺,可我身上该长的毛却没长。看来啊,人的成长还真是如此非常非常。
  我曾无数次伸手捡起过木鳖的残花落叶,小心地碰触过带刺的木鳖果,每每都砰然心跳。断刺的木鳖果,释出一种至今我也说不清楚的香味……

木鳖果木鳖果

(二)

  正是这种说不清楚的香味,才被古镇乡亲视为珍贵,也就成了人们的所需.木鳖果的核有毒可不失为良药,主治肿毒、痔漏、瘰疬等症.橙红的果肉有消散和清凉性能,木鳖果还含茄红素,胡箩素,维生素,玉米黄素。乡下人对这素那素的不讲究,喜欢的就是那橙红色的果肉,用来做籺,蒸糯米饭,图个鸿运当头。
    乡下人走走亲戚,小媳妇回个娘家,做木鳖籺款待亲朋,有益健康又吉祥,那可是以前的老例.“採砸木鳖果,磨米捣浆做木鳖籺,简辛苦,又吃不了几个,图埋西,不就是为图个好兆头吗?”乡下堂哥系简样讲的.以前穷,嫂子回娘家,堂哥把米缸翻过底朝天,也拿不岀两斤糯米为嫂子做一小蓝木鳖籺.瞅着嫂子只帯上几个萝卜回娘家,大气都不敢喘一声,没法,人穷气短啊!堂哥搬张马架凳坐在门前,呆呆地望着不远的缠树木鳖,任凭橙红熟透的木鳖果在树丛中摇晃……
  简时的堂哥总记得为儿子媳妇补上木鳖籺这个缺,也可以说是为自己补上以往的遗憾,从广东打工回来探亲的儿子媳妇,走时,木鳖籺一定得帯上.“到了广东,木鳖籺就算酸了、臭了,图的就系一路平安吉祥,简样做叫对得起仔孙。”
    春天可以看木鳖的绿,夏天可赏其抱团的花,秋后可吃其圆圆橙红的肉。木鳖籺,如今成了古镇那良的小吃品牌。而在我的记忆思绪中,木鳖其叶、其花、其果,用木鳖做成的籺,还有一种怀念与渴望的情愫,沾沾滑滑的木鳖籺会沾起对家乡青山绿水的渴望,会怀念充满亲情,纯朴平凡的旧时光。

木鳖果 木鳖果 木鳖果

(脱稿于二0一0年七月二十四日)本文转自:广西红豆网 http://hongdou.gxnews.com.cn/viewthread-5283968.html